• 快速登陆  |  注册成会员       工作人员查询:
     
  • 首页〉 > 品牌人物 > 内容
  • 屠夫万隆,“头发很少,头皮很硬”

    2014-05-23 22:17:25 | 来源
      品牌315讯:万隆其人,素有“头发很少,头皮很硬”之称。二十多年来,他靠“杀猪卖肉”将双汇带上销售500亿的高峰,靠得就是一股“硬”气,和体制博弈,与资本过招,甚至与自己的年龄抗衡。   出生在战火纷飞年月 当过铁道兵。漯河地处河南省中南部,自清代就形成了牲畜交易市场,四面八方的牲畜都靠水运贩卖到这里,漯河由此留下肉食加工的传统产业。万隆是土生土长的漯河人,出生于1940年,乱世之中,战火纷飞,家境贫寒,少年时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。高中还没毕业,万隆就入伍成了一名铁道兵,复员后进了漯河肉联厂,从办事员开始,后来做办公室主任、副厂长。   接手破败的漯河肉联厂。1984年,漯河肉联厂全部家当只有一座3000吨的冷库、一座日加工500头生猪的车间和一座炼油坊,固定资产468万元,亏损却有580万元。就在这一年,国家取消生猪统购统销的政策,肉联厂只能自找活路。老厂长调走,之后当时的副厂长万隆接任厂长。   手段强硬。上台之后,万隆做了一件谁都想不到的事,重新“组阁”,把所有副厂长都换掉了。据双汇的一位老职工回忆:“公司里很多人都是外行,有各种背景,一天到晚不愿意干累活,还唠唠叨叨,不换掉,万隆没法干任何事。”直到如今,在双汇老家属区,一些年龄大的工人谈起万隆,对他的一个评价就是“手硬”。   把市领导的侄女开除了。那时肉联厂不但亏损严重,而且内部管理极为松散,偷肉的人特别多,一头猪能偷出去三分之一。万隆曾在大会拍桌子:从现在开始可要管管了,第一次发现留厂察看,第二次一定要开除。万隆索性每天下班时站在大门口检查。他曾经一次开过15个人,有一次甚至连一位重要市领导的侄女也开除了,好在那位领导比较开明,让他“该咋办咋办”。   把市里安插的干部“挤兑”走。有一次,市里曾想给肉联厂派几个干部过来,万隆一口答应,谁来都欢迎,但要求无论哪一级干部来了都要先下车间,做好了再做车间主任、副厂长。干部们以为是镀镀金,走个过场,哪知道万隆不是这么想的,他让上面派来的干部们到车间后白班夜班都要上,三天下来对方就自动走人了。   计划经济时代 “顶风作案”搞议价猪收购。上任第二年,在中央施行价格改革之前,万隆“先斩后奏”的推行了议价猪收购,每斤猪价格比统购价上浮三分钱,还把广告贴在四周城镇,这把远近猪源都吸引到了漯河肉联厂,一个月企业净盈利两万。然而这时,省里领导认为他私抬物价,并且不满于他“没提前打招呼”,万隆反将一军:“如果你们上级不准搞,可以发个文件,企业发生的亏损均由省公司负责,我现在就停下来。”领导无话可说。这一年年末,中央宣布价格改革。   “如果企业没搞好,我的下场比谁都惨”。万隆的“硬”气,雷厉风行的同时,也一直让他行走在剃刀边缘。“说实话,我是把这个企业搞上去了,如果我没有把它搞好,我的下场比谁都惨,你想想我得罪了多少人。”万隆称。   “我从不小打小闹”。有一次万隆在火车上,看见对面旅客吃火腿肠,那时这还是个新鲜玩意儿,回到工厂后他就要上马这个项目。该项目投资高达1600万,等于押上几年来的身家,而且国内已有春都、双鸽等同类产品品牌,万隆从日本、德国、瑞士、丹麦、奥地利买来世界一流的自动化设备,并把质检员的权力提高到了厂长之上,“我从不小打小闹。”万隆说。1992年“双汇”火腿肠订货现场,当场就签了8000吨订货合同。   万隆PK龚如心。到90年代,万隆意识到,仅靠自己在漯河的力量,无法解决发展所需的资金,他开始寻找外部资金。1994年,双汇与香港华懋集团组建了合资公司,华懋董事长龚如心有“亚洲第一女富豪”之称,年过50依然是扎羊角辫、穿超短裙。龚如心提出要改变双汇的商标,万隆拒绝,她愿意为此付出三个亿,万隆则称:再多钱也不卖。龚找到各种关系给万隆施加压力,发现谁也拗不过他。   双汇 PK 个体卖肉“小刀手”。1999年末,他把国外“冷鲜肉”的概念引入中国。这种“冷链生产、冷链运输、冷链销售、连锁经营”的肉类营销模式,改变了中国几千年来走街串巷、设摊卖肉的做法,也引发了“冷鲜肉”与“热杀肉”之间的矛盾。   国企改制 变身外资。2006年3月份,双汇国有产权在北交所挂牌,各路资本蜂拥而至。最后,以高盛集团和鼎晖投资为实际控制人的香港罗特克斯有限公司以20.1亿元的价格接手了其控股股东双汇集团100%的股权,双汇集团整体变更为外商独资企业。   境内股东逼宫。改制后双汇的资产整合路线渐渐显露:由高盛、鼎晖和双汇管理层,通过境外公司,收购双汇的“未上市资产”,进而实现双汇在境外的整体上市。但是这一战略却遭到境内投资者的反对。2010年3月3日,在双汇发展临时股东大会上,在双汇旗下10家合资公司少数股东的股权,转让给由鼎晖、高盛和双汇管理层等共同控制的境外公司罗特克斯的提案中,反对票高达84.8%。境内投资者的目的,就是逼迫双汇集团将整体资产注入A股上市公司。   迫于无奈的整体上市。万隆承认,如果不是基金逼得厉害,自己不会急于考虑整体上市,而是想先完成这一轮产业扩张,向销售收入1000亿冲击。2010年11月29日,双汇发展连发18个公告,公布了一揽子资产重组方案:主业资产将整体注入上市公司,并首次明确双汇管理层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。   瘦肉精事件。就在双汇整体上市的关键时刻,瘦肉精事件发生。2011年3月15日,央视“315”晚会报道称,喂有瘦肉精的生猪涉嫌流入了双汇旗下屠宰场,舆论哗然,上市公司双汇发展从3·15节目结束后开始跳水,市值蒸发15个亿,从3月16日开始停牌。各地双汇零售店无人光顾,连在大本营漯河的店面也门庭冷落。从3月15日到3月31日,事件影响双汇销售超过15个亿,每天一个多亿。   宁可检死,不能查死。瘦肉精事件,双汇有疏于监管的责任,对生猪的抽检易有疏漏,如果进行头头检测,成本很高,一张试纸最少5-8元,而且结果并不准确。检测屠宰后的猪,每头就要增加20元成本。而万隆放出狠话:宁肯检死,不能查死。他准备推行头头检验,为此全年预计增加费用3亿以上。“双汇一年40亿-50亿的利润,增加几个亿的成本还能经得住,我就是要提高这个行业的门槛。”他说。万人大会上的“万岁”。“瘦肉精”事件后,双汇召开万人职工大会,通报事件处理情况的同时,也鼓舞员工和经销商的士气。一位来自辽宁营口的经销商最后站出来发言,嗓门之大几乎不需要话筒。“万里长城永不倒,双汇集团更不会倒……双汇万岁、万总万岁。”“万岁”连喊三遍。万隆闻听,双手略摆,颇有些尴尬。   可惜的是,万人大会的场景传遍全国后,人们对检验结果、双汇所采取措施的讨论热情,远远比不上“万岁”,以及主席台背景板上拼错的公司名称。   并购史密斯菲尔德。2013年5月,双汇国际(现名万州国际)宣布将收购全球最大肉类加工企业史密斯菲尔德全部已发行股份,交易价格约为47.2亿美元,此外还将承担史密斯菲尔德24亿美元的债务。整个交易约为71.2亿美元。当年9月交易完成。这无疑是双汇在加速全球战略扩张。但双汇即将面临的难题是如何更好地完成整合工作。   万洲国际招股遇冷 搁置上市计划。收购史密斯菲尔德之后,双汇国际随机改名万洲国际,谋划在港上市事宜。今年4月15日,万洲国际在香港公开募股。最初预计可以募集资金292.4-411.2港元,上市日期为4月30日。然而市场反应与预想相差很大。4月22日,万洲国际决定缩减64%的全球发售规模,并将上市日期顺延至5月中旬前,然而还是没能如愿获得足额认购,最终万洲国际还是选择了取消此次IPO计划。   与年龄战斗如今万隆已年过七旬,然而在双汇未来的发展道路上,万洲国际的上市、史密斯菲尔德的整合,许多问题都还需要“硬”气的万隆去解决,他仍在与时间赛跑,与年龄战斗。“什么时间退,我们的股东,像鼎晖今天也都在,你们回去商量商量,只要需要我退我马上就退了。”在谈到接班人问题时,万隆如此打太极。

    版权声明:

    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品牌315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品牌315网,转载请务必注明"来源:品牌315网", http://www.pp315.com.cn。违反者本网将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

   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的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   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   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互联网信息中心备案:京ICP备14004627号
    编辑中心: 品牌315网编采中心